随着老张的一声令下,小莉又重新回到了震动的天堂。「嗯……啊……」随着药力的逐渐渗透,小莉只觉得浑身发热发痒,而在各个性敏感区域的所谓「超声仪器」正好比是久旱的甘霖,她几乎爽到了极点,毫无顾忌地开始呻吟起来。「老张你看,她的乳头怎么变得这么红、这么大?会不会给震坏了?」老李打开开关后早就把缐控丢到一边,此时,他正在揉捏小莉的双乳,把它们捏成各种形状,美其名曰「帮助按摩穴位」。「老张你看,她的屄心都翻出来了,好多水啊!」愚昧的老王根本不懂啥叫阴蒂,只好用土语「屄心」唿之——屄屄的中心,当然应该叫「屄心」了。「小莉姑娘,你是不是很难受?要不要停一停?」老张关切地问。「哦……嗯……没……没关系……啊……你们……你们继续……唔……」小莉语焉不详的答道。「那咱们就继续吧!病人的不良反应还在控制范围内。」老张沈稳地答道。小莉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敏感,每一次色老头的抚摸,彷佛都能在皮肤上留下一道灼热的痕迹,快感正逐渐积累,直到顶峰。「啊……」随着一阵长长的尖叫,小莉终于达到了已经被打断好几次的高潮。性慾积累的力量是可怕的,前几次的高潮在来临前被强行中断,此时的小莉彷佛虔诚的信徒见到了上帝般,心里被幸福所包围,她毫无保留地大声尖叫,阴道里开始喷射出大量的淫液。虽然阿标曾经见过小莉潮吹,但是这样的景像毕竟不多见,他松开手里的假阴茎,躲到一边怕被喷在衣服上。而旁边的老王已然紧紧地把跳蛋按在小莉的阴蒂周围大力揉动,对喷射的淫水不以为意。「哇!原来电影里的是真的!」老李口不择言,惊叹起来。「你们看!她不仅是喷水,竟然还把这个塑胶棍棍吸进去了!」老孙也惊叹道。原来,阿标松开那个假阴茎之后,竟然被小莉高潮的阴道往里吸进去。「极品啊!」老张吞了口唾沫:「要是男人被这么一吸……」周围的几个人恍然大悟,忍不住都打了个寒噤。小莉被强烈的快感包围,下身喷射出的热流也把她自己吓了一跳。高潮过后的阴部格外敏感,而此时,那些跳蛋一个都没有停下来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好了……嗯……不要了……快停下……停下……」「不行!现在正是到了治疗关键的时期,不能停!」老张义正词严。哪个男人不喜欢看女人高潮到无法自拔的样子?现在的四个色老头和阿标都看得血脉贲张,哪有停手的打算?他们四个人每人抓手臂的抓手臂、按大腿的按大腿,不让小莉的身体有躲避的馀地。阿标则兴奋地用假阴茎变换着角度大力抽插小莉的小浪穴。小莉不能挪动身体,只有她的的头部还能晃动,她口齿不清地哀求着不要,粗重的唿吸声从布帘后传来,彷佛她正在冲刺着三千米长跑的最后一段路程。小拢,似乎再也无法忍受性感的冲击。持续不断的震动,带来了长达十多分钟的连续高潮,小莉的淫水似乎都喷光了。终于,小莉眼前一黑,在一次强烈的抽搐中晕了过去……几个老头忽然感觉手中的美女身体软了下来不再挣扎,阿标也觉得小莉阴道里的吸力忽然消失了,嫩红的小阴唇已经变成了艳红色,往外翻开着,还在微微颤抖。阴道口里流出的淫水从一开始的清亮,变成了现在的白色浑浊的液体,由于他的抽插,里面还有一些气泡。「晕过去了?」阿标道。大家拉开布帘,发现小莉脸色红润,双目紧闭,牙齿紧紧咬住嘴唇,已经失去了知觉。「我忍不住了!」说话间,阿标已经解开了皮带,掏出自己挺立的大阴茎。那几个色老头也解开裤链,抓摸着自己挺起的祸根。七手八脚撕掉小莉身上的橡皮膏、拿掉跳蛋、拔出阴道和肛门里的异物,阿标把小莉的双腿抓住往下一拉,使小莉的臀部堪堪移动到床边,两手分开大腿往半空中折去,露出一个流着淫水的嫩红阴部,只见两片阴唇大张着,中间的鲜红秘道一览无遗。也不见他如何作势,「噗哧」一声就顺利地插入了小莉淫液横流的蜜穴之中。可能是刚才玩得太过火了,或者是在一帮人的注视下干小莉实在很刺激,没过多久,阿标就颤抖着在小莉的身体里射了出来,缓缓拔出逐渐变软的小鸟。阿标长出了一口气,用手意犹未尽地把小莉阴道里残馀的精液掏挖出来,精液混合着淫水顺着小莉的屁股缝缓缓流下。四周的老头手上的动作愈发加快,一边摸着小莉昏迷的身体,一边摸弄自己的老鸟。「阿标,你看……我们能不能……」老张有些迟疑吞吞吐吐的嗫嚅道。「嗯?当然!不是早告诉你们了嘛,她本来就不是我的女友,骚得要命!大叔大伯,尽管上!」想起小莉拒绝做自己的女友,阿标恨恨地说。「哇靠!我活了那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骚的小美女。」老张兴奋地说。「是啊是啊!而且还是个白虎呢!」老王舔舔嘴唇。「我孙女和她也差不多一般大。」「上啊!老孙,干她!」老张催促着,掏出一个套套递给他。「嗨!这个玩意,戴上也太没感觉了,真不愿意用。」老孙看了看手里的套套,翻手扔在床上。「小李,没意见吧?」「那是当然,不戴那玩意更爽!」阿标违心地说。其实在之前,他和几个老头说好是戴套干的,套套由他们老李家情趣用品商店友情赞助。「老孙,来试试这个。」老李从裤兜里摸出一瓶液体,指指老孙的老鸟。「好东西?」老孙道。「那是自然有钱也买不到得好东西,美国带来的。」老李骄傲地说。「老爸,你怎么不早拿出来?」阿标委屈道,其实他早就发现,那个瓶子上赫然印刷着「MADE IN CHINA」。「去去去,年轻人用什么神水?」老李不耐烦地挥挥手,分给几个老头每人几滴抹在鸡巴上。「半小时以内见效!老孙,你的功劳最大,要不是你的病死鸭……嘿嘿,你先上!」「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来了!」老孙跃马挺枪,直入幽深溪谷。小莉还是一无所觉,任凭老孙的细短老鸟在嫩滑的阴唇间进进出出。另外几个老头和阿标也没闲着,继续用手摸弄小莉的乳房、大腿,甚至戳弄小莉粉红色的屁眼。而小莉毫无防备的身体,任凭他们几个淫棍无情地玩弄。老孙之后,紧接着就是老王。这个瘸腿的理发师,平时何尝玩过这么幼嫩又漂亮的女性身体,少年时车祸留下瘸腿的残疾,使他的恋爱也受到了影响,娶了个豁嘴的老婆。平日见到老婆的丑脸就厌恶,好不容易在喝醉又关灯的时候弄大了老婆的肚子,生了个女儿,却也是个豁嘴。所以当他紧紧地捏住小莉的双乳,大力狠干的时候,忍不住嘶吼起来:「操你奶奶的,实在太爽了!老子从来没干过这么漂亮性感的女人。我干死你!干死你……」可是,不久老王也叹息着射出了白浊的精液。大概是老王干得太用力,捏小莉的身体也有点过份,等老张插入的时候,小莉似乎已经恢复了一些知觉。小莉一边被老张干,一边发出了梦呓似的呻吟,手指也开始了轻微的颤动。「还是这样有感觉。」老张得意地说:「完全昏过去的,都玩腻了……」「好啊!你个老色鬼,经常把女病人迷晕吧?」老王等众人不无嫉妒地揶揄道。「这可是做医生的特殊福利呀!」老张得了便宜又卖乖,大力狠插着小莉,把小莉的阴道干得一片水声,两片小阴唇随着鸡巴的出入翻进翻出。小莉的身体渐渐有了些知觉,她只觉得眼皮很重,身体却敏感得不行,强烈的性感一波波地袭来,让她如同在慾望的大海中随波逐流。等老张射出来拔出阴茎之后,小莉的阴唇竟然又恢复了闭拢的样子,但是乳白色的精液却源源不绝地从阴唇中间的肉缝中流出。老李已经迫不及待道:「终于轮到我了。」他等到最后一个,无疑是因为他对手里的性药最为了解的。此时的老李,阴茎昂首怒吼,正是欣赏了前面所有人表演之后,积蓄了大量的力量。而小莉此时,几乎快要悠悠醒转,身体极为敏感。老李从容地分开小莉的修长双腿,压向小莉的双肩,一手握住自己的阳具,往里紧紧一顶……「啊……」沈默已久的小莉竟然发出了一声呻吟,看来,她很快就会醒了。「她快醒了,要不要拉上帘子?」阿标观察着小莉的脸色,低声问老爸。「别管那么多,我喜欢看着她的脸干她,」老李霸道的嚷道:「这才有干美女的感觉嘛!」小莉的阴道里继续发出「噗嗤、噗嗤」的响声,而这时小莉的眼皮动了动,竟然睁开来。似乎是刚睡醒一般,小莉看了看周围环绕的几个老头和阿标,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。「啊!李叔,不!你……我是你儿子的女友啊!哦……」小莉气喘吁吁地抗议着,「快……快停下……快……啊……」强烈的性快感,令小莉语不成调。虽然嘴上说着让老李快停下,但在淫药的作用下,她的心里更想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。「我儿子的女友?儿媳妇,你该叫我什么啊?」老李捉弄道:「你说得出,我就停下。嘿嘿嘿嘿……」「啊……叫叔叔?」小莉挺动着腰肢,欲拒还迎。「不行!你可是我的儿媳妇。来!屁股擡一擡,我再插深一点!」老李的后劲还真长。「不……不要了……停……停下来……那……那叫你什么?」小莉被下体的快感完全支配了。「快叫我爸爸。」老李奋起精神,大力舞动老鸡巴。「啊……爸爸,你别弄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小莉羞耻地哀求,身体却不听话地更加卖力挺动,迎合着老李的抽插。「什么?大声点!」老李忽然停下,不再挺动:「你叫我啥?」「爸爸!爸爸!」小莉大声道,同时,她努力擡起屁股,让自己的阴唇努力接近悬空的阴茎:「嗯……爸爸,不要停啊!我要……我还要……快来干我!用力啊……」「好吧,小莉乖,爸爸疼你啊!」老李紧接着又是一番疯狂抽插,看得众人不禁暗挑大拇指。百馀下冲刺后,随着老李一阵颤抖,他也在小莉的阴道里射出了一波波浓稠的精液。疲惫不堪的小莉,身体里灌满了众人的精液,也终于结束了羞耻的「超声治疗」。明天,还要继续第二个疗程吗?